查看: 1290|回复: 0

[余三定] 地狱的通道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8-2-9 22:36:51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地狱的通道
刚刚和妻子注册结婚的小张,打算找个工作好好赚钱养家,小张的大舅子也就是他妻子的哥哥叫王平,是名出租车司机,做这行已经十几年了,虽然干这行到处奔波很辛苦,可每日的很令人羡慕。小张就和妻子商量一番,自己也买辆出租车去拉客。小张拿出家里所有的积蓄就和王平,在县城买了辆二手出租车,在这个行业上王平也可以先带着小张熟悉熟悉开出租的流程。第一天出来开出租车,小张的运气还不错,这南来北往的坐车的乘客,让小张从早上到傍晚,整整赚了六百元的收入,小张盘算着用不了多久就可以把买车时用的钱赚回来。一想到这里,就觉得浑身来劲。不知不觉太阳已经下山了,小张想起王平提醒过,刚开始干不要那么拼命,第七十四节,傍晚就必须收车回家。虽然小张知道晚上是最赚钱的时候,但还是听从王平的话,准备开车回家。就在这个时候,叮铃铃…小张的手机响了,他拿起手机一看是陌生的号码,由于每辆出租车上有挂有司机的手机号,陌生人打来的很可能是乘客,小张接通了。“师傅你好,请问去古楼村吗?”电话里一个陌生男子轻声问了句。小张听到又有声音来了,而且是古楼村很远的路程青少年银屑病患者护理注意事项,这下能赚不少的车费。于是小张问道:“你现在在什么地方?”那个人陌生男子笑了一下:“我现在就在你身后,请把车往后倒一下吧。”小张先是一愣,把头探入窗口向后看了看,还真有个手提旅行袋,穿着一身黑色皮夹衣的男子。乘客既然要求往后倒,小张只好无奈的挂上后档慢慢的倒到男子跟前。眼前的这名陌生男子看样子也就二十出头,笑呵呵的把旅行袋放进出租车后备箱。然后他则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和小张谈好价钱后,就开始向古楼施行。路上,第六十七章 击杀星海门长老,这个陌生的乘客很随和,和小张一起聊起了家长里短,通过交谈,男子自称在外地打工,这次就是回家看看。就在车子正在飞快的开动时,小张的手机响了起来…“你在哪呢?怎么听你老婆说你还没回家?”原来是王平打来的,小张赶紧解释道:“刚要回家,中途又接了客人。恐怕牛皮癣初期有什么症状要晚点才能回去。”电话里的王平略显着急,又唠叨道:“不是说让你晚上就不要拉客了吗?”见大舅子这么关心自己,小张便嬉皮笑脸的说道:“哎,这不是有个客人很着急要回家,第四十七章,就在古楼,也不是很远!”王平似乎更加担心小张。“什么!!古楼?你小子没有把电话按免提吧???”小张觉得王平有点过份担心,只能在电话里安慰起来:“没事的,送到古楼我就不再拉客了。”作为老司机的王平对出租这行业有着丰富的经验,什么时间哪里能拉客,哪里不能拉客,他心里非常清楚,白天的古楼村就人烟稀少,更别说晚上了,一到晚上基本上就没有出租车敢往那个地方跑。王平也自知劝不了小张,只能是尽力的提醒他,王平长长舒了一口气,说道:“既然我拦不住你,作为你的大舅子,我必须提醒你一句,到了目的地。就是那个古楼村牌坊口,前晚不要在往里走,就算乘客给你加再多的钱也不要进去。”听完王平的提醒,小张便匆匆的应付道:“好了好了知道了,我现在正在开车,打手机很危险,就先挂了。”鬼姐姐嘟嘟嘟…小张挂断手机,看了看计程车上的计时器,才走了一半的路程就已经赚了有一百元。这让他有些兴奋不已,有点大丰收的感觉。车子在路上行驶着,不知什么原因,车子越往前走,就发现前方的路上就越黑,甚至周围已经开始起雾。看着小张脸上有些不自在的表情,坐在副驾驶上的陌生男子便开口说道:“师傅不必担心,我们这里向来都是这样。这里离山近树多,晚上容易起雾。说话间,车子开始颠簸在泥洼路上,坑坑洼洼的水泥路上,小张开始有些后悔,怪不得王平说很少有司机愿意来这个地方,原来这里的路实在他妈的不好走啊。幸好皇天不负有心人,经过一个小时的路程,车子终于安全低到了目的地,也就是古楼。车子刚一停下,车上的陌生男子便提出来,要车子再往前行驶一段,陌生男子自称自己的家还在村庄深处,但小张想起王平的话,就没敢往前走,男子说再加一倍的价钱。面对眼前双倍车费的诱惑,有些犹豫的最终小张还是决定不进去。男子只好无奈的独自一人提着旅行袋消失在茫茫的夜色里。小张坐在驾驶座上伸了个懒腰,心想这么容易就又赚二百。以后能经常接这样的活也能赚不少。回去的路上,小张有些疑惑,这么好的事情,王平为什么就要拦着自己,就因为路不好走吗?”管他三七二十一呢,反正钱已经挣到手了,小张猛的加起油门,车子很快安然到家。小张刚把车停在家门口,后边有辆出租车就直奔而来,小张仔细一看,原来是大舅子王平的车。王平从车上下来,满脸担心的样子在见到小张平安回来后,心里一块石头便放下了。“你小子真是福大命大,还敢去跑古楼。”面对王平的责怪,小张只能是嬉皮笑脸的说道:“嘿嘿,我到了那里才发现路不好走!不过这一去一回我净赚了二百块。”小张和王平边往家走,王平一边说道:“就为了挣二百把小命搭上了值不值?你不知道那地方不干净么?”王平的这番话让小张有些疑惑,小张随口问道:“咋不干净?不就是有点雾嘛!”王平见小张啥都不明白,便带着他来到车库,打开小张车内的监控器,小张惊讶的发现,监控上显示,去古楼的一路上,那个陌生男人明明一直坐在副驾驶上,但怎么监控上只显示着那空荡荡的座椅…小张被惊出一声冷汗,张着嘴巴问道:“难道是他是鬼?”接着,王平对小张说道,你不知道古楼是什么地方吗?”一路上一直跟随导航仪走的小张当然没听说过古楼,问道:“什么地方?”王平看眼监控器画面,沉默了一会,回答:“骨灰堂。这时,小张掏出了那个去古楼的陌生乘客给的钱,只见两张印有阎王爷的冥币就静静的躺在自己的手心上,。送走大舅子王平后,小张躺在自己卧室里,怎么也想不通,心中就是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于是他穿着大裤衩就跑去车库,打开车内的监控器仔细看了起来,不过看来看去,那个副驾驶上仍然是空空荡荡除了座位外,一个人人影都没有。“难道真的是见鬼了?”小张有些不相信自己会遇到鬼,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鬼!不过面对监控器上的证据,和兜里的两张冥币,这让小张怎么也不能合理的解释。就在这时候,小张隐隐约约听到妻子的房间有一男一女交谈声,女的声音很小,但小张能听出来是自己妻子的声音,男的声音仔细听好像是大舅子王平。小张赶紧悄悄的躲在窗户跟前,只听妻子一边哭泣一边低声说道:“尸体怎么办?难道就这样埋掉也不用办个仪式什么的。”大舅子王平一边安慰一边好像在搬动什么东西,小张找了几块砖垫在脚下,慢慢的爬到窗户前,看到王平搬的居然是…一具浑身是血的死人。”小张第一感觉王平杀人了,又看到得了哭泣的妻子,心中隐隐约约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穿着大裤衩就急匆匆的闯了进去。“好你个王平,竟敢在我家里杀人,还连累我的妻子!”小张愤怒的揪住王平的衣领,一旁的妻子看到小张后,眼泪更加的像瀑布一样汹涌起来。王平叹了口气说道:“小张,难道你不想知道这尸体是谁?”小张扫了一眼地上躺着的尸体,眼睛立刻缩了回来,因为小张从来没见过死人,看到心中难免发毛。王平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又看着眼前伤心的妹妹。边摇头边叹息:“妹妹,这都是命,这种事情瞒不了一世的。”这时,小张才慢慢松开了王平的衣领,眼睛突然盯住地上那具满脸是血的尸体,那面孔好像似曾相识,小张站在原地愣了很久,才仿佛缓过神来,地上的那具尸体不就是,小张他自己吗…!“你已经死了,其实在你去古楼前,就已经死在了一场车祸中。难道你一点印象都没了吗?”此时的小张脑子好像一阵疼,脑子里的回忆慢慢一点点的清晰起来。小张想起来下午四点那刻,他的出租车在交叉口与一辆大货车相撞,之后的记忆除了去古楼那段路程,其它一切诶都是空白。他脓包型牛皮癣的护理方法也明白了为什么不让他进去古楼深处的原因,因为,那是一处通向地狱的通道。查看更多:《灵异鬼故事大全》作者:夜客标签:灵异鬼故事民间鬼故事公园闹鬼事件<< 上一篇鬼故事短篇超吓人下一篇 >>镜子中的身影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特别关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