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777|回复: 0

[百姓投诉] 田加刚:从孔子论孝,看《论语》的真相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7-31 21:32:4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论语有一段父子分别向孔子问孝的故事,内容如下: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樊迟御,子告之曰:"孟孙问孝于我,我对曰,无违。"樊迟曰:"何谓也?"子曰:"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

上述内容非常直白和口语化,几乎不用翻译大家都懂。简而言之,就是孟懿子问孔子何为"孝",孔子答就是"无违";孟懿子的儿子孟武伯也问了孔子同样的一个问题,孔子回答说"父母唯其疾之忧"。

孔子对于何为孝,解释还有很多种。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劳;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

对于同一个问题,孔子对于不同的人,为何会做出迥然有别的解释呢。笔者以为,这就是孔子所谓教学的实际情况,也是《论语》一书的真相。换言之,《论语》所记载的,是孔子对于各种问题的解决方案,而记载者经常进行了简化,将案例部分隐藏了,而只保留了孔子最终给出的结论。但是这些结论,往往是针对某个个案提出的特别解决方案,并不具有普适性。

打个比方,有人掉水里了,问孔子是否该搭救,孔子说,"救落水者,义也"。而下一次,有一个恶贯满盈的坏人因为拆桥掉水里了,问孔子是否该搭救,孔子答,"落水者,自作自受之"。但是对于记载者来说,往往会忽略掉前提条件,忽略孔子在某个具体情境下做出的指导性意见,只保留了一个最终结论。于是,我们看到的论语,经常会出现一些互相矛盾的说法和解释,或者,同一个问题,孔子给出完全不同的答案。

那么,我们分析论语,就一定得研究孔子是在什么具体的情境之下才说出某个结论。只有知晓当时的情境,哪怕脑补当时的情境,也才能知晓子曰的真实意义。

孟懿子、孟武伯父子在历史记载中并非善茬,威权自重,对抗君主。孔子对孟懿子提出"无违",前面必定是孟、孔二人讨论了一些问题。有可能是,孟对孔称,鲁国君主对他不信任,甚至要削夺他的一些权力或者领地,他对此深为不满,想问一下孔子,对于这种情况怎么办。但是孔子呢,深知孟自己嚣张跋扈才引得君上对他不满,因此他话题一转,讨论起了孝道的问题,并且认为孝的宗旨是"无违",顺从君上的意思即可,不要对抗,要低调。

那么"无违"是否孔子对于"孝"的唯一见解呢。显然不是。父母不可能什么事都对,也可能做错事,说错话,完全顺从父母的意思往往出会大问题。孔子对孟懿子说了这种观点后,似乎觉得不妥,又跟弟子樊迟重新解释了一遍"无违"的意思就是"礼",这等于是把前面的观点给否定了。因为樊迟贫苦农民出身,他父母没有什么文化,让他去听父母的话大概得回家种地。由于孔子与孟懿子对话时樊迟在场,他怕樊迟误解,所以出门后,专门又重新解释了一遍"无违",并非"不要违背父母的意思"。但是"无违"对于孟懿子来说是不会错的,所以他对两人的解释截然不同。

对于孟武伯,孔子说孝就是"父母唯其疾之忧"。这句话在学术界有很多种理解,但是无论哪种理解,都是把"疾"解释为"疾病",大概是让子女关心父母的身体健康。

然而结合当时的情境,笔者认为,所谓的"疾",应当理解为"痛恨、关切"之意,也就是说,孔子认为,子女对于父母十分关切、十分痛恨、十分在乎的事情,应当保持同样的忧虑和同样的关切。对于孟懿子来说,"唯其疾之"的事情是什么呢,很显然就是当时他与君主的关系问题,是要造反,还是听任君主处置,这是孟懿子当时最为关切、也最为担忧的事情,而作为儿子,孟武伯应当深深忧虑父亲的这种"疾之",应当加以劝阻和忠告,避免父亲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

孔子的苦心劝说实际上并没有起到什么作用。但是他在劝说过程中留下的几句结论性的话语,却成为了经典名句,而流传千年后,最终被我们理解成,"不要违背父母的意志","要关心父母的身体健康",是不是很滑稽?(文/田加刚   2017/07/13)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特别关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