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483|回复: 3

[巴陵文苑] 三文五图说父亲——献给父亲节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IMG_3582.JPG

父亲是一棵树(外二篇)
                                                                                                                                                                                                                                                                                                                                                             □徐 辉

        很长一段时间内,我都会产生一个人是一棵树的想法,这大抵是因为我对树有着一种独有的情愫吧。每次与一棵树相遇,我都能感觉到我整个的灵魂和精神都是与树紧密联系在一起的。
时常想起家乡的那棵老槠树。那是一棵多么茂盛、多么粗壮、多么葱翠的老槠树呀,密匝的枝叶、如伞的树冠、遒壮的树根,远远地望去,老槠树就像一把巨伞撑开在池塘边。清风吹过,老槠树就会轻轻唱响一支关于故乡的歌子。阳光从老槠树的枝叶间筛过,在荡漾的碧波上绘出斑驳而神奇的光影,把故乡的老屋装扮得诗情画意。
      许多年来,这棵老槠树就一直守候在家乡的土地上,就像一个身披盔甲的战士,经受住了风吹雨打和雷鸣电击,在风中骄傲地站立,看守家乡的土地,永不倒下。全家族的人没有哪个敢亵渎老槠树,若是有哪个小孩敢冲老槠树撒尿,定会被父母大声喝斥一顿甚至是动粗的。而后,父母必定会拉着已经哭成泪人的小孩在老槠树下跪下向神树跪拜,以请求老槠树宽恕和原谅。这让我对老槠树产生了几许艳羡。我甚至还想:若是长大后,我能拥有老槠树这般的地位和荣耀,那该是多么快意的美事呵!
      小时候,我他弟弟总喜欢顺着老槠树的气根攀援上树,或双手紧抓住气根荡秋千,让童年的欢笑在风中飘远,在故乡的山间回荡。要么大胆地站在老槠树的高枝上,眺望父母在田间地头劳作的身影和村口进进出出的骑车人和老黄狗。凉风在身边轻拂,心里就油然生出一种特别的快意和欣慰。
      我小学毕业的那年夏天,下了近半个月的雷阵雨。山上的树断了一大片,老槠树也未能幸免于难,树的主干被雷电劈成两半,在阵风中摇晃。有的枝桠伸进不远处的塘里,引得一群小鱼游来游去。父亲有一天大清早起来,发现老槠树遭到了雷劈,并不迷信的他却吓得要命,战战兢兢从屋里摸出几炷香,在树下摆放了一些酒菜。他先是很虔诚地跪拜了老槠树三下,再起身给老槠树敬了三盅酒,撒在老槠树下凸起如手背、盘旋如虬龙的树根边,接着就念一大堆听不懂的咒语。我和弟弟却硬是不顾父亲的一再反对和大声喝斥,一把窜上横在水面上的老槠树枝,坐在上面用竹竿在水里一划一划的,像在划一条小船。我们还边划边唱:“让我们荡起双桨,小船儿推开波浪。水中的鱼儿望着我们,悄悄地听我们愉快地歌唱。小船轻轻,飘荡在水中,耳边吹来了凉爽的风……”
      老槠树遭雷劈后,父亲常心存疑虑地说,老槠树遭天打雷劈可是个不祥之兆,会发生天灾人祸的。之后的日子,父亲的眉头一直紧锁着,脸上也是“乌云密布”,见不到半点阳光。我们一家也只得跟着父亲小心翼翼地过日子。
      果然,那年秋天的一个雨夜,奶奶因病去世了。我不曾想树与人到底存在着一种怎样的关系,也许,冥冥之中万物自有天数。一个人虽说成不了一棵树,但一个人与一棵树之间也许存在着某种对应关系吧。一个人能决定一棵树的命运,一棵树的命运也会影响一个人。人与树非同寻常的对应关系让我陷入了深深的思索。

20140908_174213.jpg

      我对树有进一步的认识是10多年前的事了。
      那一年,我的专业成绩因两分之差而未能达到我理想中的专业院校的分数线。父亲知道后很是气愤和失望。我当时正准备经受他一顿严厉的责骂的,但他却没有骂我,这反倒让我不安。
      一阵沉默后,父亲递给我一把锄头说,咱们去挖树吧!我像做错了事的孩子,一言不发地跟在父亲的背后。父亲先带我到了后山,找了一处土质较肥沃的地方。父亲选了一棵大松树,把树周围的柴草砍掉后,竟让我挖松树。其实他完全可以用手中锋利的柴刀将树轻易地砍掉的,但他却有意让我连树根也一同挖起,他分明是在责罚我!我也仿佛与自己过意不去似的,狠狠地使劲挖树根。幸好那地方土质松软,没花多大功夫,我就将树根挖了起来。
      父亲将大松树扛回家里后,又带我走向了屋旁石山的一处陡坡上。这座石头山上树很少,也很瘦小。父亲在确定没危险后,又选中了一棵长得瘦小的树让我再挖,还要求不能轻易在近处就将树根挖断。我不知道父亲出于何意,只得从命。我挖了许久,手都震得发麻了,还打起了好几个血泡,才将树根挖起。
      同样,父亲将这根弯曲瘦小的树扛回家里,同先前挖的那棵大树并排放在禾场上。过了一阵后,他才对我说,辉伢崽,你看看这两根树有什么不同么?我茫然,心想树根就是树根,树都是一种树,只是有大小之分而已,别的又能有什么不同么?于是就说,它们都是松树,没什么不同呀!你再仔细看看它们的树根。父亲见我有些不以为然,又点上一根烟,抽上一口后意味深长地说,其实,这两根树是不同的,只是你没找到它们不同之处罢了。你看看,我们先前挖的那棵大松树,由于它长在半山腰土质肥沃的山上,只要通过主根就可能获得充足的水分和养料,站住自己的“脚”,故它的树干很大,主根粗壮,而侧根就很弱小,不够发达。而后面挖的这根松树,由于长在贫瘠的石头山的陡坡上,根茎得不到足够的水分和养料,只好四处找土,随地形伸展,就像人的手一样,要四处牢牢地抓住山体,才能经受起大风的吹刮和雨水的冲洗,顽强地在陡坡上站住自己的“脚”,故主根很短,而侧根则变得粗壮有力。
      父亲的话让我一下子豁然开朗。见我有所悟,父亲又幽幽地说,其实人就是这样的一棵树,身处顺境有顺境的活法,身处逆境有逆境的追求,我们千万不能因身处顺境而沾沾自喜,也不能因逆境而心灰意冷哪。你的专业分没上本科线,可用文化分来弥补嘛。我一时语塞,猛然间领悟了父亲带我挖树的良苦用心,眼角竟有泪水溢出。
      这时我才突然发觉,站在我面前的,不只是作为一个具有独立人格的父亲,也是一棵饱经风雨沧桑和世态炎凉的大树。这棵树曾经庇护了我的成长,充实了我的情感,滋润了的心田,支撑了我的精神。父亲的身上,分明有着树的沉默、树的坚韧、树的执着和树的高洁。如果说老槠树是我们家族里的一棵神树,那么,父亲则是我精神世界的一棵神树。而我只不过是这棵神树下丛生的一棵小树而已。或许,并不需要太多的时日,我也会在风雨的洗礼和岁月的磨砺下,会成长一棵大树,但我希望能长成像父亲一样高大伟岸的大树,像老槠树一样枝繁叶茂的神树。
      自那时起,我对树特别是像老槠树一样的神树就有一种难以言说的敬畏了。我想:神树的神性并非在于树的本身意义,而是人们对它的原始崇拜和赋予它的宗教意义。自从有了人类,有了思想和灵魂,也就有了神树,神树之所以被称为神树,也许就是神性附着于大树上的寄托和表达,是人们对美好生活和向往和追求罢了。
      如今,每次回家,我都只是站在老槠树下注视它如伞的树冠,让轻柔的风从密密的枝叶间筛过,抚摸我的脸。看它绿得发亮的树叶,在阳光下闪烁诗意般耀眼的光芒,让它浓浓的绿意,如流水般悄悄浸润我心,心中也就自然会升起对神树的无比景仰。我知道,老槠树一直在以一种固执得刻板的姿态和一种永不变色的容颜在和时间对抗,这种对抗让我每每在面对它时,目光总是只能仰视,心里也总有一种淡淡的苦涩和温馨。每次面对老槠树,我总觉得就像面对我那日益苍老的父亲。父亲就是家乡一棵人性意义上的神树,是我生命中的一棵精神之树,虽说他不能与时间对抗,但他在我的心里却永远常青,永远不老。
      也许,岁月能改变一棵树的容颜和姿态,也可以改变一个人的生死和性命,但它改变不了的是,一个人对一棵的欣赏和赞美,更改变不了一个人对另一个人的敬畏和怀念。


DSCN2192.JPG

父亲的双手

      说实话,我并不怎么喜欢我的父亲,因为他的木讷和沉默,但我敬佩我的父亲,因为他的无私和伟大。特别是一想起他的那双饱经风霜的手,我就禁不住泪湿眼帘。
      父亲13岁时为生活所迫,辍学回家务农,担起了一家7口人的生计。白天他拼命耕田锄地,晚上他又得躲在油灯下埋头苦读。他的手,为龙源水库筑过大坝,在异乡修过公路,民兵练武时打过靶,长江抗洪时抢过险,进城做工时搬过砖,还从村里的池塘中救起过狗伢的一条命……经过20多年的风雨沧桑,父亲的手已从稚嫩变得粗糙,一部人生的史诗全都刻在他的手掌上。
      这双手除了粗糙,还宽厚有力,像沉甸甸的石头,又像曝晒后的土坯。一双老手上分明排列着8个老茧,老茧上还留有刀刮的痕迹和手剥的印记,还有许多枯死后尚未完全脱掉的死皮。虎口处有一道很深的裂纹,露出一丝带血的白肉。掌上的纹路宽而深,像冬季干涸的河床。而且,整个手板像布满了锯齿,摸起来扎人。手指奇形怪状,难以伸直也难以合拢,像时刻在捧着一捧东西。指甲枯黄干涩,指甲壳里藏有黑黑的泥垢,像一道道豌豆眉。乌黑的手掌背青筋暴凸,像老榕树起伏在地面上的树根。想起这双手曾是13岁伢子的手,谁又不感叹岁月的无情呢!
  那是十多年前的一个冬日,父亲从雪地里剥来一篮白菜苔,洗净后准备来日到街上去卖。母亲立即叫我倒一盆热水,好让父亲暖暖手。我却不以为然地说,他的手像劈柴一样会感觉到寒冷么?母亲听了脸一黑,狠狠地瞪了我一眼说,哪个人的手不是肉做的,能不感觉到冷?我听了脸顿时一红,羞得不敢再吭声。就为此事我还后悔了许久,而且直到今天,一回想起这件事我的脸仍觉得发烧。
  二十多年前的一个夏夜,我过小桥时不小心被一个什么东西刺了一下,我当时以为是干刺,就没有在意。父亲听说后可就认了真,赶紧卷起我的裤脚细看。天啊,那块地方竟成了紫乌色!
      他大吃一惊地说,危险,这一定是被土皮蛇咬的!都说土皮蛇咬人三步倒,毒气可大着呢。我当时吓得大哭。父亲却很沉着,立即拿来香皂水下为我清洗伤口,又从屋后找来几片艾叶,揉出汁液后敷在伤处,这才把我背到村里的医生那里去上药。此时,他的手竟就得像母亲的手一样轻柔、麻利而准确,让我觉得有一股暖流从我的腿上淌过,一直淌进我的心田。
      上班后 ,父亲兴冲冲地赶到城里来看我。我把他介绍给我的老总,父亲很礼貌地伸出了手,老总似乎很惊讶地看着那只手,犹豫了老半天才慢吞吞地伸出了自己的手,轻轻挨了一下,脸上还有一丝难以察觉的冷笑。我注意到父亲脸上的微笑立即消失了。此后,父亲不轻易再与城里人握手。
       我家里的书房里摆放了一幅罗中立的油画《父亲》,画面的父亲纯朴憨厚,画面的手瘦骨嶙峋,每当看到它,我都情不自禁地想起我的父亲和他那双老树枯藤般的手,也就会陷入深深的深思之中。
       我知道,父亲的那双手就是我生活中的一个航标或是一杆旗帜,成为热爱生活、永远向前的动力,让我永生难忘。


5 (5).JPG

父亲的账本

      上次回老家小住时忘了带剃刀,打开老爸的抽屉拿他的剃刀用时,偶然发现了一摞捆扎成一小捆的笔记本,原以为是父亲写的日记,打开一看才知道是账本。我粗略看了一下,厚厚的一摞,有二十多本。最古老的账本封面是红卫兵提灯的照片,还有的封面是戴毛主席像章的女孩子的照片,这说明账本已经很有些年纪了。说实话,我并不怎么喜欢父亲,因为他的木讷和沉默,但我敬佩父亲,因为他的坚定和执着。特别见到这一堆记录了我家全部生活的账本时,我就禁不住泪湿眼帘。
      父亲是家里的长子,13岁时由于生活困苦,爷爷便让他辍学回家务农。于是他那稚嫩的小肩膀便摇摇晃晃地担起了一家七口人的生计。白天他拼命耕田锄地,晚上他又得躲在油灯下埋头苦读。后来,父亲经过不断努力自学,15岁时就入了党,后来就当上了村里的民兵营长,再后来,还任起了村里的会计,慢慢地也就养成了给一家人记账的习惯。七十年代正值搞集体,人们“勒紧裤带干革命”一早忙到晚,辛辛苦苦却挣不了几毛钱。日子像晒干了的海带,皱巴巴的。常常是吃了上餐没下餐,饿了几餐才勉强吃上一餐。父亲的家庭账本上记录的大也都是一些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像一根针、一团线或一盒火柴等以分为最小计量单位的账目,最大的也就超过几元而已。
      80年代初,我上小学。每天晚上,父亲就着油灯给村里做账时,也顺便给家里做账。我就在一边做家庭作业,或是写作文。父亲也会抽空帮我改作业,督促我不断改作文。很多时候,我都是在无知觉中就趴在桌上睡着了。那时,改革开放政策实施了近10年,联产承包责任制也实行了三四年,人们的生活开始好转,温饱不再是问题。父亲的账本里记录的不再单是生活必需品的开支,还有了一些添置生产工具的费用,而账本最基本的计量单位也从分开始变成角了,而最大的开支还上了万。我至今还清楚地记得1985年家里的一笔“巨额开支”,那就是我家在做了当时全村的第二栋大楼房,耗费过万。1986年我家又花几百元买来了一台17英寸的韶峰牌黑白电视机。后来,村人们都陆续盖起了新房,买来了黑白电视,有的家里还买来了自行车。住有新房、看有电视、行有单车,人们的生活开始变得有滋味、有盼头了。
      进入90年代后,粮食不再是农民的主要经济来源,我们读书不用再交粮食,用粮票。村人们的经济也变得活跃了,开始了多种经营。养猪、种菜、养鱼、种果树,有的还在外地搞起了副业,人们的生活越来越红火了。父亲的账本也就变得越来越丰富多彩了。从90年代中期我进大学后,父亲的账本就大多是为我服务的了。农忙时务农活,种田耕地,养鱼布菜;闲时父亲就搞副业,到几十里的外的镇上去收啤酒,到鞭炮厂打工任会计,或是到铁路上做短工。父母一天到晚起早摸黑地拼命干活,就为了我的学费和生活费。但就算再忙,父亲仍会在晚上做他的生活“必修课”,挤时间记账。一次卖了多少担谷子,一天卖了多少担菜,一天进出账目多少,他都点滴不漏地一一记录下来。但父亲记账不是简单地自由,而是将几年的进出开支作对比,在总结成绩的基础上找到生产和生活上的问题。特别是对农药、化肥等农资用品和对每年的农业生产收成,他记得更仔细、更翔实。哪年农药涨价了,哪年稻谷收成好,哪年黄豆产量高,他一对比就能对来年的生产做出全面的判断和计划,以待来年获得更大的丰收。
      时间在父亲的账本里一页页翻过。一转眼就进入了21世纪,在这个新世纪,中国经济建设取得了突飞猛进的成就。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如火如荼,“村村通”工程稳步实施。如今,农村通了水泥路,通了有线电视,农民家里不但用上了自来水,有了大彩电、洗衣机、冰箱、空调和太阳能,有的还用起了手机,更有甚者开起小车,用起了电脑,成为了网民,村里的生活与城市无异,人们的生活也变得活色生香、有滋有味了。就连一向以走路为荣,也不愿骑单车的父亲不知为何突然就想通了,买了一台摩托车做坐骑,开着摩托到乡里的某轧钢厂做工。家里装了电话,父母都用上了手机,彩电也换了好几台。而父亲的账本上,装电话、买手机、交话费、买摩托等费用早已算不上是什么稀奇事了,人们的日子也开始奔小康了。
      时间一晃就是六十多年,父亲的账本从一分到一毛再到一元,从一百到一千再到一万,详尽记录了一个家庭从辛酸苦涩走向幸福甜蜜的平常岁月,也记录了祖国从百废待举到繁荣昌盛的风云历史。六十多年来,父亲与新中国一同成长,是新中国真正的见证者。而父亲的账本是记录他生活点滴的“晴雨表”,也是记录祖国变化的一个家庭“数据库”,通过这一些大大小小、长长智短短的数据,我们就能轻易感知祖国成长的脉搏和心跳。
      捧读父亲的账本,我开始理解并慢慢懂得父亲!

DSCN0358.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10-8 21:34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7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挺漂亮!学习了!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6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灵均兄,祝父亲节快乐!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4 天前 | 显示全部楼层
    91981417032401765_副本.jpg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特别关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