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10074|回复: 5

[巴陵文苑] 一个人是一条江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5-27 15:24: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汩罗笔会 (40).jpg    

一个人是一条江
                                □徐 辉
        这是怎样的一条江呀,它从遥远的天际奔流到我眼前,跨越千山万水,走过高山深谷,冲过巉岩峭壁,历经艰难险阻,一路逶迤而来,踏歌而行。她莫不就是围在巴陵大地腰间一条精美的腰带,或是缠在湘楚山水脖颈一条飘逸的丝巾,让家乡这位水乡美女更加风姿绰约,楚楚动人。
       我无法用双足丈量江的长度,也无法去追溯江的源头,但我知道,她是湘江在湘北的最大支流,全长二百多公里。她的上游汨水向东、向西舒展出两只水袖,一只伸进江西修水县境,另一只伸进湖南平江境内东北的龙璋山,两只舞动的流云水袖经丘陵山区,层峦叠嶂,绕过粉墙村舍,桃红柳绿,在平江县城西汇合后,向西流一路踏而行。她就像个走亲戚的姑娘,先是顽皮的跨过虹桥镇,之后就来了一个九十度拐弯,一路蹦蹦跳跳,在金坪乡又来了一个华美的转身,再一口气奔跑到爽口乡,又在汩罗的天井乡和三和乡之间踢了踢腿,在大地上摆出个“几”字的POS,最后在汨罗磊石乡恋恋不舍地投入湘江的怀抱。
       这是一条平凡的江。和别的江一样,她的两岸或高山耸立,绿树环抱,或粉墙村舍,桃红柳绿,或稻田千里,水草肥美,或炊烟袅袅,花香一片,让人不自主地想起《歌唱祖国》中“一条大河波浪宽,风吹桃花香两岸”的美好情景。
然而这又是一条极不平凡的江!因了屈原、杜甫、韩愈等众多诗人的吟唱,江的长度宽度和深度无限延伸和扩展,超越古今,横亘时空。江水滔滔,渔舟唱晚,引得无数文人骚客为她着迷,太多的诗作,让这条江写满了诗的灵动和诗的崇高。

汩罗笔会 (18).gif

      这是一处诗家的圣地,更是一条真正意义上诗性的江河!渐渐地,逆着江水的流向,我探寻并触摸到了诗的源头。那是一个风云变幻、水深火热的时代,我甚至听了诗人的一声哀叹——“长叹息以掩涕兮,哀民生之多艰!”眼前就浮现出这样一幅画面:
      战国时代,称雄的秦、楚、齐、燕、赵、韩、魏七国,争城夺地,互相杀伐,连年不断混战。那时,楚国的大诗人屈原,正当青年,为楚怀王的左徒官。他见百姓受到战争灾难,十分痛心,他力谰楚王,楚王却听信谗言,屈原遭谗被疏,甚至被流放到洞庭湖一带,但他始终以祖国的兴亡、人民的疾苦为念,希望楚王幡然悔悟,奋发图强,做个中兴之主。“亦余心之所善兮,虽九死其犹未悔。”他明知忠贞耿直会招致祸患,但却始终“忍而不能舍也”,始终不肯离开楚国半步,始终怀着一颗对故土难舍难分的无限深情,怀着一颗上下求索的拳拳赤子之心,时刻等待报效自己的祖国。
      公元前278年,楚国都城郢(今湖北江陵县)被秦军攻破,屈原感到救国无望,愤然投汨罗江而死。屈原的怀沙自沉成就了一颗伟大的诗心,也成就了一条江的盛名。汨罗江以一双无限的温情而慈爱的手,温柔地将诗人揽入怀中,接纳了一个诗人“芳草美人”般高尚的灵魂,托起了一个诗人绝望中的梦想。我仿佛听到了他那绝望中“魂兮归来”的揪心呼唤……
想必这条江注定是会与悲愤二字紧密地联系在一起的,或许,悲愤就是江的主旋律,它让江水有更宽广的文化底蕴、更深的生命向度和更强的精神力量,也让她承载了诗人太多的夙愿和使命!而唐代的另一位大诗人——诗圣杜甫无疑就是这种文化和精神的注入者。

汩罗笔会 (27).jpg

       我的目光沿江而上,在平江县的江水上游,我看到一位孤苦伶仃的老者,抱病在一叶扁舟上漂泊,用生命在江涛中写下生命中最后的诗句,魂归平江。
       768年(唐大历三年)元月,杜甫由山川入鄂,意图北上长安,实现他“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理想。可是那时北方战乱频仍,在鄂一年,他得不到朋友的帮助,生活日益贫困,身体也一天比一天衰弱,最后竟到了“饥借家家米,悉征处处杯”(《秋日荆南述怀》)的地步。待到这年冬末,他只好由湖北公安入湘,到了岳阳,至此开始了在湖南的两年飘泊游离的生涯。杜甫生命的最后一段时间无疑是在湖南度过的,他一叶孤舟荡漾在湘江流域和洞庭湖一带,阅尽湖南大地上的战乱和灾难,目睹人民的贫困和痛苦,加上自身的沉疴难起,诗人心里充满了悲凉。在古城巴陵,杜甫登上了慕名已久的岳阳楼,写下了脍炙人口的名篇《登岳阳楼》:“昔闻洞庭水,今上岳阳楼,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亲朋无一字,老病有孤舟。戎马关山北,凭轩涕泗流。”诗的意境辽阔,情调悲凉,忧国忧民的诗人的责任感和壮志未酬的叹息和谐地交织、纠结在一起;残酷的现实和永不磨灭的理想的矛盾,又使诗人痛苦彷徨,找不到灵魂的出口。这首诗吐出了诗人生命最后的心声,也成就了诗坛的千古绝唱!
       770年(唐大历五年)秋冬之际,他沿湘江北上入洞庭湖,随后经汨罗江来到平江县。在离千年以前屈原行吟投江之处不远的地方,杜甫走到了他光辉而又悲惨的一生的尽头。“故教工部死,来伴大夫魂”(唐代徐介诗),这是多么憾人心魄的悲壮和浪漫,杜甫选择与屈原同江而眠,这冥冥中的契合,定是上苍有意让两颗伟大的灵魂心相印、长相伴吧!
因了屈原和杜甫,汨罗江注定传颂千古!诗人们为江水打下了爱国的标签,注入了生命的最强音,赋予了文学的最高理想。

汩罗笔会 (19).jpg

       时光如飞鱼,那跃出水面时的白光在我眼前一晃,让我感觉到跨越了千年历史,仿佛来到了唐朝。我见到同样一位杰出的诗人泛舟江水,用涛声唱响自己生命中哀怨的歌。
       “猿愁鱼踊水翻波,自古流传是汨罗。”贞元末年,唐代文学家、哲学家韩愈官监察御史,因关中旱饥,上疏请免徭役赋税,遭谗被贬为连州阳山令。政治上突如其来的打击,在诗人心底激起了无法平息的狂澜。他泛舟汩罗,但见到眼前山猿愁啼,江鱼腾踊,湘波翻滚,内心更是涌起一种神秘愁惨的无限感伤,哀愤的心境让他笔下的诗句凸现出一种突兀动荡的气势。此情此景让诗人抑制不住内心的悲愤,他接着提笔写道,“苹藻满盘无处奠,空闻渔父扣舷歌。”韩愈来到汨罗江本是为凭吊屈原而一泄心中的郁闷,然而就是在这里也得不到感情上的慰藉。江边到处飘浮着可供祭祀的绿苹和水藻,可是屈原投江的遗迹已经荡然无存。当初贾谊尚能投书一哭,今日却连祭奠的地方都无从找寻,唯有江上的渔父,舷歌依然,遥遥可闻。韩愈暗用楚辞《渔父》的典故,生动地表现了诗人面对茫茫水天怅然若失的神情,含蓄地抒发了那种无端遭贬的悲愤和牢骚。然而,正是这悲愤和牢骚让饱含求索精神的江水更添增了几笔悲怆的冷色调。
       我走近汨罗江江岸的时候,正值桃花开得正欢的三月底,春风送来阵阵不灭的清香,汨罗江两岸点缀着几树桃花,更多的是一片片铺着黄金被子的油菜花。这桃的粉红、油菜花的金黄与荒凉的河床和瘦小的江水形成鲜明对比,一暖一冷,一色一素,这鲜明的对比让人不禁有些生疑,难道这就是千百年来文人墨客们歌咏过千次万次的诗性之江?但见萧瑟荒凉的河床内,江水只剩下弯弯曲曲的浅浅一线,她缓慢而平静地流淌,只有时光之鱼在江水中跳跃,闪耀出冷静而睿智的光芒。
       江水流不尽,总关屈子情。面对一位诗人,面对一条江流,诗又怎能诠释故事的全部,歌又怎能吟咏江声的梦境?在汩罗,一个人和一条江在此地竟如此完美地融为一体,成为千古绝唱。

汩罗笔会 (41).jpg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 TA的每日心情
    擦汗
    2016-8-8 11:14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7-5-29 11:24:17 | 显示全部楼层
    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5-31 12:11:46 | 显示全部楼层
    谢谢灵均兄,问好朋友们!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7-5-31 12: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此文图写、拍于2011年春,一晃又好几年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6-29 13:38:07 | 显示全部楼层
    路过 点个赞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7-9-14 17:02:21 | 显示全部楼层
    哈哈,还有啊,那个年代的发型现在又开始流行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特别关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