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678|回复: 0

[陈湘源] 《巴陵戏史稿》第六章 舞台美术 概述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6-12-11 17:30:3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第六章  舞台美术概述
                                                      陈湘源
       

    中国传统戏曲的舞台美术,含脸谱、服饰、砌末,巴陵戏亦然。
    巴陵戏常用脸谱有近百个,其中专用脸谱四十多个。在艺术表现手法上,有其特有的谱式,如京剧的专诸勾“紫三块瓦”脸,巴陵戏勾“黑四块玉”;汉剧的马武勾“绿花脸”,巴陵戏勾“红花脸”,既风格较为古朴,又突出了人物的性格特点。脸谱用色不仅表示人物的肤色,而且揭示其品格个性。同样用的是红色,因其构图有异,有的是夸张肤色,如赵匡胤、高行周等;有的是表示忠义,如关羽、姜维、杨幺、马武等。同样用的是黑色,有的是夸张肤色,如尉迟恭、薛刚等;有的是表现性格的刚直,如专诸、张飞等。当然,也有几种含义兼备的。虽图形较多,变化复杂,但其颜色、构图的依据不外是人物的肤色、形貌、品格、武艺和惯用的兵器等方面,还有人们对角色的善恶评价、出生传说,以及对其内、外形特点的分析,将设色、构图统一起来,与其表演风格相谐调而自成一体。
    巴陵戏净行的每个角色都要开脸,流传下来的脸谱数量较多,生、旦两行也有少数脸谱。过去只用红、黑、白三种色及其配制的粉红、灰色、紫色绘成全部脸谱。近代又增加了金、绿、蓝、黄等色。原来没有油彩,黑色用墨,或用锅底烟灰和猪油调成,称之“眼堂”;白色用立德粉加白糖蒸后和蛋白制成;红色用银朱。
    巴陵戏脸谱具有风格古朴、构图简洁、笔法粗犷、注意突出眼神和表现人物性格的特点。脸谱构图的根据是:第一,表现人物的性格特征。素有红忠、黑直、白奸的说法。如关羽、王伯党重义,忠于其主,则画红脸;包公、尉迟恭秉性刚直,则画黑脸;曹操、潘洪奸狡残忍,则画粉脸;魏延反复无常,故额画三片反骨;姜维降蜀前额书“孝”字,降蜀则画“八卦图”。第二,表现人物出生。传说焦赞是梅花鹿转世,则额画梅花,包公能日断阳,夜断阴,则额画日月。第三,表现人物的特殊本领。孟良善用火攻,则额画火葫芦;吴起善使画戟,则额画戟枪。第四,表现人物的重大经历。余洪原来额头为黑色,因在火烧紫竹林时,以手护额,留下印记,故额上画一倒置的手掌;夏候淳左眼圆睁,右眼画瞎,用以说明他拔矢啖睛的惨烈。第五,夸张人物的外貌。人称张飞豹头环眼,便将额头突出,眼勾双环;秦英被詹太师斥为“尖嘴雷公”,便画雷公脸。巴陵戏中有些角色行当的安排,与其它剧种不同,如司马懿由老生或靠把扮演,既不画粉脸也不画花脸;马稷归三花本工,不属花脸扮演;刘封属三花本工,不属小生扮演;李克用由二净扮演,画红脸,不属生行或大花扮演,等等。  
巴陵戏的服装,除靴、网、鞋、布袜和主要髯口由演员自备外,主要服饰皆由戏班购置。大班多购自外地。本地绣制的行头较粗俗,仅小江湖班和钻乡班订购。有的乡班资金困难,则用布画。服饰管理历来有行箱制,分大衣、二衣、盔头三箱,每箱设一人专管。刀枪把子分属“六场面”中的捡场人和打小锣的管理。各箱的管理人员,分工细致,责任分明,规矩森严。旧戏班有句俗语:“江湖无四爪(相当现代的工分)。”意思是说江湖班中除跑龙套的学徒之外,没有拿“四爪”账的。这是因为“江湖班”仅40人左右,事情多人手少,别说演员顶带角色分工具体明确,就是三箱六场面中再小的行当,也要分担大量的工作,其分工细致到打水、递茶、点烟。稍有差迟,就要扣包账(工资)。这些琐碎而细致的工作,在乘(承担)行当时就要学全,否则便无法开展工作。
    “江湖班”各个行当分账“爪子”的分配大致为:内管班、外管班(另抽5%提成)、老生、三生、大花、二净、闺门、主鼓、主胡拿十爪,靠把、小生、二目头、三花、正旦、蹻子拿九爪,大衣箱拿八爪,月琴带唢呐与钞、大锣带钞(打“夹手”)拿七爪八,二衣箱拿七爪,老旦、贴补、四七郎、小锣拿六爪七,盔头箱与捡场人拿六爪,二小姐与能开口(报事答内白)的龙套头拿五爪。
    巴陵戏传统服装,艺人相传原系布质水袖,较短小。后妃等角色专用戏服,上身有如宫装,袖筒大而无水袖,下身由大小不同的绺状绣花飘带叠成裙状,中间一页较宽,很是华美。清末民初,官办或商办的戏班在武汉、上海等地购买新服装,一直沿袭至今。新服装的引进,既引起了服饰的变异,也促进了水袖表演艺术的发展。1978年移植、创作上演新编历史剧以来,开始根据时代特征的需要设计服装,虽然能够引起人们观剧的时代感,但却制约了戏曲艺术的表现力,影响剧目的普及推广。如《甲午海战》穿着清代服饰,便没有水袖,因此水袖的技艺就在剧中消失。《曹操与杨修》被誉为“京剧里程碑式的作品”,可是,自上海京剧院演出之后,又有那个院团排演此剧?更别说巴陵戏的《商君法》《胡马啸》《弃花翎》《今上岳阳楼》《远在江湖》了。这种做法,似乎远远不及我们的前辈聪明,几口箱子一堂行头,串演自夏商周至元明清的历朝故事!当然,这是一个严肃的学术问题,不是三言两语可以说得清楚的。这里提及,无非希望人们能够重视这个问题,但主要还是为了说明巴陵戏服饰发展的情况。
    巴陵戏的砌末,虽与兄弟剧种有相似之处,分捡场、长把子、短把子三箱,但有临时制作的道具则由盔头箱因陋就简,就地取材制作,其装饰性很强,很有特色。如《举狮观图》中的石狮,利用太监帽或驸马套及蓬发作狮头,面具作狮头,纱帽翅作狮耳,小水桶作狮身,尘拂作狮尾,再裹以下鸾(靠腿),就构成一座形象十分夸张的石狮。又如《下河东》中的龙形,也是利用牙笏、排席衣(龙套服)、髯口等扎成。《比武夺魁》中比臂力用的鼎,只是一只小水桶、一支鞭、两块牙笏,以下鸾包扎而成。这些砌末,类似工艺品,与脸谱服饰、表演风格相当和谐。
    传统的舞台陈设,主要以桌子五张(三张方桌、两张条桌),椅子八至十把,板凳四条,配以大、小军帐、桌围,椅搭、布城等,变化组合成各种场景。桌子五张即大衣箱用一张叠服装,盔头箱用一张化妆,场面上用一张放乐器,台上常用两张条桌。椅子除打鼓佬、主胡各坐一把外,余归台上用。四条板凳三条归场面,一条台上扎高台和演出用(如《药板凳》)。一般情况下台上只用桌子两张、椅子六把、板凳一条。特殊场景,各箱使用的桌椅服从台上需要而调度。
清代光绪以前,巴陵戏演出场景的体现和转换,全靠台词和表演交待,特殊场景则以桌、椅、军帐等物变换摆设形式来代替,如山、石、城、楼、床铺等等。清代光绪年间的贴万班,开始使用软片,如城门、城楼之类。民国年间,为适应连台本戏的演出,曾用过“飞人”、“鹊桥”、“空中彩龙”、“铜网阵”等机关布景。建国后,特别是上演现代戏以来,剧团逐步增设舞台美术专业人员,演出条件逐步改善,服饰、道具、灯光、音响设备及硬片使用不断增加与革新,舞台美术得到了很大的发展和提高。
                                                                                                                        2016年12月11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特别关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