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5609|回复: 0

[巴陵文苑] 最江南(散文)

[复制链接]
  • TA的每日心情
    开心
    2015-10-8 21:34
  • 签到天数: 2 天

    [LV.1]初来乍到

    发表于 2016-9-30 20:13:3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最江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白居易《忆江南》
    (一)抓阄
    去江南之前,我做了两个纸阄子,一个写的昆山周庄,另一个写的吴江同里。忙里去偷闲旅游,完全不同于年轻时候的相亲,看了这个美人,还可以看那个美人,一番比较之后,再来拿主意。是娶,还是不娶,娶谁?
    而这短时间的旅行,两者只能择其一。人到中年,自认为是有主见的人了,遇到这件事,我却一时还拿不定主意。
    江南环绕太湖流域有千百年的古镇不少,周庄、同里像这根藤上结的两个最有代表性的果子,而这两个果子结在同一根藤上,本质上是没有太大的不同,就更不好选择了。此行我不可鱼与熊掌兼得,抓阄就是我最好的解决办法。
    结果我抓到了同里。
    我和同里的缘分,带有宿命式的,有了开始。
    一个人的同里。
    我,就这样进入了同里,成了江南同里的霞客。
    (二)同里黄昏,景致最江南
    没有太多的惊喜,和我梦中的江南几乎一模一样。
    春天的同里浮在水面上,温润而细腻。阳光在柔软的绿波里荡漾,水面平缓,似在缓慢的流动,明亮的春水,带着春天的气息滑行,光波一闪一闪的,波纹交映在临水的石岸上,像阳光在嬉戏追逐。不知是该叫湖还是叫河,这里的水像湖又像河,亦河亦湖的,时宽时窄,呈多边形。每个方向的水边都有人家,每家的后门枕着水,水边依旧有半斜着伸入水中的石台阶。这里一般是浣洗的地方,千百年来,似乎一成不变。
    或许,有的东西随着文明的进程,一些古老的习俗也在悄然改变,只是我一个匆匆过客不曾一一看破而也。
    至少我没有看见断续寒砧的棒槌,把那衣衫捶打得一声高,一声低的,声音远近和鸣,有一种说不出的乡情味。也没有看见一个女子,端着竹编的勺子来水边掏米,惹得小鱼儿前来觅食。现在的同里人,除了家家户户有一口井,大多还装上了自来水,现代家电家具一应俱全,那种旧江南的气象,理所当然地少了许多了,我心不免有几分惆怅。
    一个人要了条船,少许的孤独中,多了几分安定。
    我喜欢一个人听橹击水的声音。
    穿蓝印棉布束腰的船娘,一边摇着橹,一边找话题与我说话,猜测我是哪里人,是不是有什么心事,怎么会一个人跑出来玩耍,问得我说也不好,不说又不好。我几乎不与船娘说话,也懒得调侃她。尽管我爱听软浓的吴语,也爱看船娘羞涩的笑容。我是个感情丰富且脆弱的人,我害怕自己迷上了同里回不去了。我家的三娘(老娘、婆娘、姑娘)都离不开我。多少明清小说里演绎的爱情故事,蒙太奇式地在我的脑海里重现。爱一个人,就是爱一个地方。可我不能就这么陷进去不能自拔。我要对我家的三娘负全责。所以,让船娘误解我有什么心结。
    不解风情的我,通常是把目光抛远,去钓天上的白云,钓那飘逸着的悠然自得,不紧不慢,不慌张。
    视野还可以落在小岛的民宅上,去看阳光照在这些宅院的青瓦上,后墙上,窗户上,河岸的石墙上,台阶上,一片淡淡的光辉笼罩着,显得那么明净,像一幅水粉画。要么,我就低下头看流水,听橹击水的韵律,看桨叶卷起一张张、一片片的波浪,几滴沾在橹叶上的水珠,在太阳光的折射下,通体圆润,晶莹剔透,跌落下来,发出清脆的响声,有如雨韵。
    我以晴朗的心情,看到了晴朗的同里,可我还是感到些许遗憾。要是遇上麻风细雨天,肯定别有风味,那雨中同里该是何等的温润而多情。那柳浪,那烟渚,那漂摇的浩渺,又将生出多少的意境?
    船娘催促我该上岸了,才从慢游的思绪中醒过神来,黄昏已迫近。
    同里黄昏,景致最江南。那夕阳无限奢侈地,像铺江南绸缎一样,把质地上好的黄丝缎平铺水面,让我的船不忍去剪裁。这个时候,我最希望的是看见一个捕鱼的舟子,像剪影一样驶过来,渔人撑起一张网,理顺之后,优雅地在半空中划一道圆形撒向天边,我逆光而向,看着他弯腰蹲在船头,静穆而不动声色地守候着这一网的收获。其实收获多少无关紧要,这份闲适的心情,才是最重要的,谁说这不是最大的收获呢?
    上岸之前,那岛上的挂的红灯笼渐次而亮,给这古朴的水上人家增添几分喜庆的亮色。灯光映入水中,随波纹摇曳不止,远远看上去是怎样的一番景象?有时真能让人产生错觉,这一个个岛屿就是漂浮在这水面上的画舫,在水波里荡漾。
    这时候,还真不知道,是水在动,舫在动,还是心在动?
    (三)蹓桥
    一觉睡得自然醒,醒得很早,只见小镇被一层薄薄的雾霭笼罩。
    几只鸟在调嗓子,清澈、婉转,把我的闲情逸致调个老高。潦草地洗涮一下,我就出来蹓桥。桥是同里的路,到处都是桥,到处都是路。同里的河道分割成十多个小岛若隐若现,那桥便是连接这些岛屿的梁津。真正有名的是三桥,在镇子的中心地带,呈三足鼎立的姿态伫立在三条小河的交汇处,碧水映古桥,绿树藏娇影,一片迷人的景色。同里无疑水多,桥也就多。桥多景就多,几步就有景,移动几步,景致又变幻着。而路大多是桥,桥有几多,我没有数得过来。起先我是无心去数桥的,不知怎么数着数着变得有心了。只是这样边游边数,数着,数着就乱套了。似乎又回到了原来的地方。不知哪数了,哪还没数。桥竟然把我弄糊涂了。
    这个时候,刚好水面游来一群鸭子,这让我想起毕飞宇的《地球上的王家庄》里的那个孩子数鸭子,怎么也数不清他放牧的鸭子,最后数没了,掉下去了。小孩的父亲和村长都说他是神经病,他竟然笑了。这个故事,扎住脑海里,在这个特点环境里,就突然冒了出来,让我忍俊不禁。就是今天,我也说不出一个准确数字,谁问我也只能说大概40多座吧。
    要是换那个“神经病”小孩,这40多座桥也数得八九不离十,而我就真的有蛮神经,每过一座桥,还得团团转,装出叶公好龙的样子,要猜一猜桥的年代,所用材料,比较一下风格有什么不同。尤其那些简陋的石板搭起来的梁式桥,还有那些像眉毛的弯月桥,竹笛式的孔形桥,以及桥下水面的倒影,波光、细纹,偶尔的鱼跃,都很容易勾起我的童年记忆。
    我生长在洞庭水乡,从小就在沟渠河汊玩水、捉鱼捞虾。还常常喜欢和伙伴们在在桥上往下跳,皮肤晒得像涮过桐油似的漆黑光亮。而今的洞庭湖已经很少还能供孩子们游泳、嬉戏的地方。随着洞庭湖流域水位整体下降,那些阡陌间的河流大多干枯了,年载久一点的石桥也好,木桥也好,几乎是看不到了。保存完好一点的古村落,在平原地带是完全消失了,仅存的为数不多的,散落在大山旮旯里,喘着粗气。
    一个地方呆久了,总会有一种厌倦的感觉。何况熟悉的地方,没有风景。也才让我有了最初的出逃念头。
    在桥上走走停停,看见有人倚栏捧读,心生暖意。
    也许,闹中取静,这种读书方式,不同寻常。
    同里历史上出过不少进士举人,最能反映当时好学之风的桥莫过于普安桥(又称小东溪桥),建于明正德元年(1506年),桥西侧石壁上刻着一副对联:“一泓月色含规影,两岸书声接榜歌”。可以想象古时两岸传来朗朗书声和令人向往的画面。
    也有一首熟悉的曲子传来,那是无锡阿炳的二胡拉出来的,曲名《二泉映月》,凄婉而怆然。这曲子在白天,被嘈杂的市声冲淡了许多,要是在月夜就更不忍倾听了。
    (四)财富的纪念碑
    在同里,退思园是必看的。
    听说2001年就列为了世界文化遗产,其文化价值不言而喻。
    退思园始建于清道光年,一个叫任兰生的兵备道遭弹劾解职归隐,而建的私家花园,其奢侈程度让人叹为观止。
    所谓退思园,顾名思义是退而思过。
    我不知道象征财富的退思园,主人归隐后到底思过了什么?
    当我进入这个纵向的园子,大大的吃惊了一回,里面的确别有洞天。园内西为宅、中为庭、东为园。院分内外,外宅由门厅、茶厅及正厅组成。内宅东侧有畹芗楼,是主人与家眷的起居室。楼与楼之间由双重走廊贯通,东西各设楼梯上落,可免日晒雨淋,民间称走马楼。中庭有旱船建筑,船头采用悬山形式,屋顶榜口稍低;船身由湖石托起,外舱地坪紧贴水酉。水穿石隙,潺流不绝,仿佛航行于江海之中;退思园有两处船仿建筑,一个在池中,另一个在旱院中庭。我国古代江南水乡,船是主要的交通工具,园林的石舫、旱船自然是寄情于水、寄情于船的象征,这是一种水乡文化的特征。
    古木掩蔽下,常见飞鸟出没其中,别有生趣。
    园内亭台楼阁、廊舫桥榭、厅堂房轩,皆贴水池而建,又名贴水园。
    退思园的花园以水为中心,建筑、假山沿水边布置,建筑多贴水而筑,突出了水面的汪洋之势,故有贴水园的美称。退思园水面处理独到之处就是水与建筑的紧密、贴进,整个园子象浮在水上,与其他园林相比,平添三分动感。
    退思草堂是花园的主景建筑,坐北朝南,隔池与苑雨生凉、天桥、辛台和闹红一舸相对。与草堂相连的是环水池而筑的九曲回廊。此廊蜿蜒曲折,高低起伏,而墙上的漏花窗刻“清风明月不须一钱买”诗句,借以寄托对大自然的感激之情,便觉得这个主人值得玩味。
    退思园全园布局紧凑,一气呵成,有序幕,有高潮。跌宕起伏,象一曲人与自然完美结合的乐章。我在赞叹园子的建筑巧妙的同时,对这个主人口口声声喊思过,却独具匠心的打造出这么一座高超建筑艺术的园林,却足足反映出退思园,其实就是财富的纪念碑。
    怪不得同里旧时称“富土”,其名也的确过于奢侈不无关系的。后两字相叠,上去点,中横断,拆字为同里,还是从中窥豹一斑。
    (五)放水灯
    要离开同里了,那天晚上,竟然有几分不舍。
    于是就找了一处开阔地带,喝茶。
    喝茶的地方,临水,灯光有些暧昧,很适宜温习记忆。当然也很容易让人沉迷。
    这里只摆了几张小桌子,三三两两的人围过来,并不显单调。我一个人坐一张桌子,自然惹来一些注目的眼光扫过来,像审视。我要了一杯茶,一包香烟,自得其乐。傍边一桌,是三个女生,其中一个总是回过头来张望,那神形有些怪异,也透着几分顽皮。另外两个,一会儿窃笑,转会就哄笑。
    老哥哥我见过世面,对这种闷骚习以为常,全然不予理睬。
    这时我抽烟、吐烟圈,让烟圈去套天上的星星。
    忽然,大家都起身,奔向水边。
    有人在售水灯,这让我也好奇起来。我前年春节在湘西凤凰放过河灯,是红纸剪裁的,中间是蜡烛,形状多样,只要点燃蜡烛,就放在沱江的流水里,听任漂流。而这里是油纸灯,是要点燃里面的灯草才能放的,是让小船划向水中央,这才放出水灯。一般来说,放水灯要到农历七月三十,那是地藏菩萨的生日,同里各家各户要在院内或大门口,禀烛烧香的仪式完毕后,才开始去放水灯。还要由佛门中人念佛唱经,肃穆而庄重。
    当一种旧习俗演绎成了一种商业娱乐时,就没有了那么多祈祀的礼节了,大家争吵着,讨价还价。我不记得了要多少钱卖一盏灯,因为我懒得与人家争,我对着老板喊:“我包下来,三百元!”老板就不理这些人了,连忙说只做我的生意。
    看着大家失望的样子,我忽然感觉自己有些过分。
    喝茶时的那个搞笑的女孩忍不住地喊:我要去……
    来吧!我手一扬,其他几个都纷纷爬上了船。
    一会儿,其它地方也有水灯在放,远近的水灯交相辉映。
    我们放了很多水灯。
    整个水面,漂浮着无数的水灯,像天上的星星一样好看。
    辞别同里,回头望一眼灯火阑珊的水乡,忍不住对着这方江南喊了一声:同里,同里!像一个空谷的气场,空气里漂荡着经久不灭的回应声:同──里──,同──里──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特别关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