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看: 2778|回复: 35

[巴陵文苑] 耕之事

[复制链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3-31 11:13:4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梅溪耕牛2.jpg
   
          一

    前几天到岳阳梅溪水库游玩,看到一名老农正在用牛耕田,甚觉亲切和新鲜,拿起相机拍了几张照片。老农说:“我一个耕田的,拍我做什么?”我说:“我父亲原来就是跟你一样,是个犁田的”。于是,一下拉近了与老农的距离,同时也将我的思绪拉到了四五十年前那个农耕年代。
     那时,农村都是实行的人民公社、生产大队、生产队三级所有制。也就是说,什么都是集体的,在集体的土地上集体从事生产,然后按劳分配。
   从上世纪六十年代初起,父亲就是生产队里的干部,他这个干部不是现在像有些人那样凭关系得来的,而是全凭村民投票选举才能当选的。父亲有一套过硬的农活,犁耙耕耘,撒秧播种,样样精通,在队里算得上是数一数二的好手。那时候犁田是农活中最难也是最为辛苦的一项,很多队里的青壮社员既不愿意干也干不好这个事,于是,每年队里的犁耙活都是由父亲和隔壁的堂伯两个人承担了的。
   犁田这个农活确实很辛苦,早春三月,田里的水还冰冷刺骨,父亲和堂伯就要打着赤脚下田。三伏天,烈日炎炎,上晒下蒸,一身泥水一身汗,工间休息时,往往是一身布衣没有几根干纱。
   犁田这个农活,你看起来容易,但真正操作起来却不是那么简单的。有些队里的小伙子曾经对犁田不太服气,说这有什么难的,结果他们去做这个事的时候,不是牛不听使唤,就是时而深,时而浅,搞不好还会损坏犁耙。通过了几次比试,那些不服气的人从此再不吭声了。
   我看父亲犁田时,却是一副驾轻就熟,悠闲自在的样子。犁田的牛也格外听他使唤,每到田边驾好了犁耙后,父亲把鞭子一扬,牛儿就会撒开四蹄,欢快的飞跑,身后,一道道翻开的沃土,有如一片褐色的波浪。田犁完后,让它在田野里晾晒发酵个十来天,再用牛拉着耙进行耙平。种水稻的田要求耙得很细、很平整。父亲耙田时,只要用眼睛稍微瞄一下,就知道地势的高低,然后用身体压在耙上,掌握轻重份量,就可将田耙得如镜面一般的平整。水田耕耙完成后,就可进行播种或插秧了。有了春天的耕耘,人们也就看到了丰收的希望!
                                                  

    耕牛是农民的宝贝。保护耕牛曾经被写进我国的宪法。在那个年代,要是未经批准杀害了耕牛的话,就会被判以重刑的,如性质严重的话,还可处以死刑。
   当时一个生产队大约需养4—5头牛,每头牛的价值在300—500元不等,个别好的牛还会更高些。因此,围绕牛的交易就形成了一个“牛市”,但那个“牛市”是真正的牛市,而不是现在股票市场的“牛市”。
    有“牛市”就有做牛市生意的人。在农村,有一帮叫“牛贩子”的人,他们整天游手好闲,不干农活,专门从事耕牛买卖的事。要买卖耕牛,那确实需要本事,而那些牛贩子大多是精于此道的高手,他们的技能有些是祖传的,有些是拜师学来的。我们村里有一个堂叔爹,外号某某的,在解放前就是一个远近闻名的牛贩子,他凭一双肉眼和一双手,通过看和摸,就能分辨出牛的年龄、体重、疾病、性格等特征,并基本上做到不差上下。因此,方圆几十里请他看牛的人络绎不绝。他凭此本事,家里的小日子过得很是滋润。
当时队里有这么一个会看牛的人,队里买进的牛还真是差不了。特别是有一条大水牛,个头特别大,长得膘肥体壮,毛皮光滑油亮,两只眼睛又大又亮,一对大牛角,像两把弯月刀一样盘旋在头顶,走起路来,昂首挺胸,威武神气,干起活来那真是一个顶俩,犁田时快得像一阵风一样。这条大水牛确实是既长得漂亮又能干,真个是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可是就像有些特帅气的人一样,其脾气也是很傲慢的。你使唤它的时候如果顺着它的脾气的话,它就温顺听话,如果搞犟了的话,那他的脾气也是异常火爆的。有一次,我父亲因有事不能去犁田,我们队里的一个副队长就牵着这条大水牛去干活,在犁田中,那条大水牛不听那个副队长的管教,副队长就抽了他几鞭子,结果惹脑了牛脾气,那条大水牛猛地回身,一摆头就将那副队长抛出去好几米远,同时用牛角将副队长的左眼剌瞎了。那个副队长有五个兄弟,个个都是如狼似虎般的彪悍大汉,平时村里要是有谁欺侮了他们兄弟中的哪个,他们都要拔刀相助的,今天何况是条牛,居然敢在太岁头上动土。他们无比愤怒,邀集了几十人,拿着扁担锄头,将大水牛团团围住,将牛的一只角打断了。幸亏被其他社员劝阻,才没有将那头牛打死。
    副队长因伤瞎了一只眼,大水牛因闯祸折断了一只角,两下休战生息,各自疗伤。副队长从此吃一亏,长一智,急爆外露的性格大为收敛,为人处世也圆滑了许多。两年后,他当上了队长,把一个生产队的农副业生产搞得红红火火,成了闻名全县的“独眼龙”队长。而那条断角的大水牛,自从折断一只角后,从此风光不再。那个美丽的大牛头因折断了一只角,不但大失看相,而且因重心失去了平衡,有角的一边老是往下沉,致使牛脑壳往一边倾斜,久而久之就成了个歪脑壳。这条牛是个爱体面的畜牲,失去了美丽的牛角后就好像人毁了容一样,精神也自此一厥不振,干活也是拖拖拉拉的,再没有从前那种威风了。因惧怕他的脾气,很多人都不敢接近他,因此,对他的喂养也是应付了事。虽说叫他干活的时候少了很多,比从前也轻松自在了很多,但失去了宠爱,牛的日子过得很是郁闷,一年多后就病死了。


    我总认为,南方的农民比北方的农民要辛苦很多,就连耕牛也是如此,南方的耕牛一年到头难得有几天空闲。它们吃的是最简单的草料,而付出的是繁重的劳作。从劳动效率上来说,一头耕牛要相当于20个壮劳动力。自从人类社会进入了农耕时代起,牛就与耕形影不离,息息相关。尤其是在中国封建社会向现代社会发展的漫长岁月中,牛就与人一道并肩作战,因此,农民对耕牛是有很的感情的!
    在上世纪初,当欧美等发达国家已经进入了现代化社会,彻底摆脱了传统农耕方式时,我们国家还沉浸在自我感觉良好的“农耕文明”之中,多数中国农民也以能拥有一头牛、几亩地,老婆孩子热炕头为满足。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我国北方地区大约用了二十多年时间才基本实现农业机械化,而南方农村因地形较为复杂,直到本世纪初才逐步实现机械化和半机械化,延续了二千多年的传统农耕方式才逐步退出历史的午台。
    农业机械化,既解放了农村劳动力,同时也解放了耕牛。过去的农民,一年到头是脸朝黄土背朝天,每天过着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艰苦生活。现在的农民,一年之中只要撒下种,打下药,收下粮就可以了。而那些不用耕耘劳作的牛,它的命运也发生了变化,人们再不对它尊敬有加,视若上宾了。不干活那就只有当作肉食动物来饲养了,一旦养肥了就将它送到餐桌上,用以满足各种食客的需要。
    在与耕田老农的闲聊中得知,现在农村中的青壮劳动力没有几个人愿意种田的,现在家里种田的都是些老弱病残。年轻人认为在家种田收入太低,不如到城里打工来钱快。我在心中蠢想,再过一二十年,老的死去后,农村的田又由谁来耕种呢?
                                                                        
                                                                                                                                                                        写于2015年3月30日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3-31 20:40:53 | 显示全部楼层
罗素门下走狗 发表于 2015-3-31 14:55
如果没记错,保护耕牛在北宋就已写进法律。
为牛,点赞一个。

   感谢先生关注和点赞。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3-31 20:46:40 | 显示全部楼层
荒村的灯光 发表于 2015-3-31 16:22
赖书记最后的反问,几十年以后田谁会耕种这个话题是非常有见地的思索。
三农问题和国家粮食安全年年在国家 ...

   本想引出了农耕文明这个话题后想展开谈下的,但发现题目太大,水平又有限,故只得草草收笔。不足之处颇多,还请吴总多赐教。
回复 支持 0 反对 1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3-31 11:15:4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字发出后就乱了,请版主帮助排下版。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3-31 12:06:53 | 显示全部楼层
帮您编辑了一下。赖先生的文章朴实无华,因为所写大都来自自已的生活经验,读来感到特别亲切,有味。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3-31 14:55:54 | 显示全部楼层
如果没记错,保护耕牛在北宋就已写进法律。
为牛,点赞一个。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3-31 16:11:08 | 显示全部楼层
文章语言朴实,故事叙述语境很容易将读者带入过去的年代。
欣赏佳作!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3-31 16:22:21 | 显示全部楼层
赖书记最后的反问,几十年以后田谁会耕种这个话题是非常有见地的思索。
三农问题和国家粮食安全年年在国家一号文件上,号称举国头等大事。但是,要解决一号文件上的问题也许还要很多年。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楼主| 发表于 2015-3-31 20:39:26 | 显示全部楼层
且听风吟 发表于 2015-3-31 12:06
帮您编辑了一下。赖先生的文章朴实无华,因为所写大都来自自已的生活经验,读来感到特别亲切,有味。

   感谢版主!只是有感而发,文字处理上还比较粗糙,还望各位朋友斧正。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该用户从未签到

发表于 2015-3-31 20:54:19 | 显示全部楼层
赖先生,晚上好。又编排了下,看起来舒服一些了。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广播台
特别关注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